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荡阿美(3)喜欢你,即使你是吸精肉器
淫荡阿美(3)喜欢你,即使你是吸精肉器

「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

「啊啊啊……喔喔~~不行了~~啊啊……受不~~啊啊啊……要死了~~喔……」

我撸着再次硬起来的鸡巴,光着身子坐在躺椅上,看着面前被几个健壮男生围在垫子中间亵玩肏干了一个多小时的阿美,既心痛又兴奋。

此时阿美白嫩的肌肤透着潮红,汗水、精液和尿水在她粉嫩的肌肤上留下道道斑驳,淫靡不堪,在这间小小的健身房中,在淡黄色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别样诱人。

她现在像一只小母狗般趴在一个留着中分头的健壮男生的身上,两只手撑在厚厚的垫子上,一对小皮球般的大奶子正被身下留着中分头的男生搓揉亵玩着,充满弹性的乳肉被揉成各种形状,晶莹的汗珠就在乳肉间滚动,红樱桃般的奶头更是一次次地被拉长抖动,带着被拉长成钟形的大奶子上下蕩漾。

又一个留着寸头、皮肤被晒成咖啡色的男生站到了阿美旁边,他双手攥住阿美微捲的长髮,将阿美的头转向他,一根还在流着黏液的大鸡巴随即伸到了阿美嘴边。从阿美那流着汗珠的毫无瑕疵的脸上还可以看到斑斑精痕,一缕缕髮丝被打湿粘在脸颊,清纯中透着一丝妩媚淫蕩。

她睁着迷离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粗大肉棒,长长翘翘的睫毛无辜地一眨一眨的,纤细的柳叶眉微微蹙着,俏丽的小鼻子翕动着,嗅了嗅肉棒的味道,伸出小猫一样红润的小舌头,顺着龟头的沟壑一圈一圈地打转,灵巧的小舌头不时地舔弄着流着黏液的马眼,舔掉一滴黏液,又有一滴黏液流出。阿美不厌其烦地舔舐着,将肉棒上面的黏液一滴不落地吞到肚子中,舔到动情处,阿美将支撑在垫子上的双臂抬起,伸出一只小手扶着男生的腰,另一只小手抓住粗大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更是细心地轻抚男生下垂的卵袋,红润的小嘴套住粗大的肉棒吞吐起来,发出「吸溜吸溜」的水声,随着粗大的肉棒在阿美嘴中抽插,晶莹的液体顺着阿美的嘴角流到下巴上,在灯光照射下闪着淫光。

「噗滋……噗滋……」鸡巴抽插肉穴的声音从阿美下体不断传来,在纤细腰身下的挺翘肉臀上,两根布满青筋的粗长肉棒正如打桩机般同进同出地肏干着粉嫩的小穴和屁眼,不断有黏腻的淫水从几个人的结合处滴嗒滑落,阿美那修长双腿下面的垫子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

这样淫乱的场面看得我口乾舌燥,手里勃起的鸡巴彷彿又大了一圈,硬得发痛。

屋子里除了垫子上四具扭动在一起的赤裸肉体,还有四个赤身裸体的男生,其中一个正在旁边练习推举,随着男生双臂一推一放,那油亮的胸大肌一鼓一鼓的,充满了力量,而在这一推一放间可以看到男生下体那片杂乱的黑毛丛中挂着的丑陋阴囊一缩一伸,那根勃起的粗大肉茎也随之一颤一动,更加雄伟傲立。

另一个刚刚发洩过的赤裸男生则在旁边的跑步机上慢跑,随着两条满是肌肉的大腿前后摆动,下垂的肉棒一上一下随着跑步的节奏跳动着,不时有粘在肉棒上的黏液被甩飞到空中;而我和另一个男生正坐在垫子旁边的躺椅上撸着发硬的鸡巴等待着下一轮的肏干。

屋子空气中充斥着汗味、骚味和男女性器发出的特殊气味,「啪啪啪……」「噗滋、噗滋」的肏干肉穴的声音,「喔喔~~啊……」阿美被压在喉咙里的压抑的呻吟声,还有「骚货!贱屄~~肏……插死你……」男生喘着粗气的羞辱声在小小的健身房中迴蕩着,凌乱的人影随着几个人激烈的肏干在地上舞动,一场淫蕩的肉宴继续进行着。

看着心爱的阿美光溜溜白嫩的身体和几具高大健硕的男性身体交缠在一起,我又想起了九岁那年的一幕。当时的我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看着地下室中相似的一幕,只不过当时被肏干的是阿美的妈妈,当时阿美的妈妈和现在的阿美同样美丽动人。

阿美妈妈被几个丑陋男人围在中间不断肏弄,她哭泣着哀求那些正肏干着当时只有九岁的阿美的几个男人,想要让他们放过阿美,只不过回应阿美妈妈的是更加激烈的「啪啪」声,还有男人们的淫笑声。

「卫新,轮到你啦,快去啊!」

随着一个男生的叫喊,我从思绪中回到了现实。

此时阿美已经仰躺在一个男生的流着汗珠的身上,屁眼中插着的粗长肉茎正上下肏干,粗长的肉茎整根拔出,布满青筋的肉茎上满是黏液闪着水光,当鸡蛋般硕大的龟头即将要跳出阿美那粉嫩的小屁眼时,整根肉茎又狠狠地插入,每次插入都带来阿美的一声娇呼。

我走过去双手扶着阿美嫩白滑腻的小脚丫,将她的双腿大大地张开,看着阿美那还在流着黏液的饱受蹂躏的肉穴,我的鸡巴彷彿又大了一圈。我挺着鸡巴压到阿美的肉穴上,用胀得发紫的龟头顺着阿美那两片湿答答的如花瓣般美丽的大阴唇上下滑动,阿美的小穴像是有吸力般将我的龟头吸进去小半个。

滑动了一阵后,阿美的小穴流出了更多的透明淫水,我握住鸡巴,用龟头顺着这道满是淫液的肉沟快速的上下滑动,每次滑动到顶端就绕着那黄豆粒般晶莹的阴蒂转上一圈,身下阿美的喘息不断加快加粗,呻吟声更加淫蕩。

阿美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迷离的大眼睛更显妩媚,香汗不断从阿美白嫩的皮肤渗出。

「啊啊啊……喔~~求你~~啊……不要~~啊喔……喔喔……插~~插进来……啊……插进来~~肏我……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这样刺激阿美是她最受不了的方式,相对于阴道高潮,阿美更易达到阴蒂高潮。

记得那年昏暗的地下室中,九岁的小阿美在她妈妈身边不断地被肏弄,那时药物改造还没有完成,对于九岁阿美的阴道,巨大肉棒带给她的不是兴奋而是痛苦,只有在男人用肉茎刺激她那小小的阴蒂时,小阿美才会崩溃般的呻吟喊叫,而在阿美身边被众多男人肏弄的阿美妈妈总会忍不住哭泣抽噎。

「啊啊啊……来了来了~~喔……受不了了~~啊~~」果然,我用龟头刺激亵玩阿美的外阴及阴蒂没多久,阿美的高潮就汹涌地到来了。

一股尿液从阿美尿道中喷射而出,温热的水流打到我的身上,溅起的水花四下飞散,有几滴甚至溅到我的唇边,我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不错,没有尿骚的臭味,清清淡淡的,甚至还带了点清香。阿美,我知道这样的肉体不是你想要的,但这样的肉体却能激起男人无限的慾望。

尿液喷射到最后,阿美那尖细的叫声逐渐变小,最后变成了长长的喘息声。

这次我将整根鸡巴插入了阿美湿淋淋的肉穴,只感觉肉棒插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狭窄的腔室,随着抽插,可以感觉到好像有无数吸盘和小颗粒在吸附摩擦着大肉棒,甚至在我即将拔出龟头时,能感到一股吸力要将我的鸡巴吸入那温暖的腔室内。

阿美,你知道吗?你的阴道是多幺让男人着迷,这样极品的阴道是多少男人趋之若鹜的啊!但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公主了,平民身份的你拥有这样的极品阴道,带给你的只会是无尽的凌辱。

记得当年你父亲还没有因为叛国罪被逮捕,你作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是多幺的高贵优雅。而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当时的我内向胆小,虽然喜欢你但却从来不敢靠近你,偶然的一次被大院里的孩子欺负,还是你喝退了他们。那时我感觉到的是满满的幸福,可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你,因为家中老爷子只是你爸爸对立阵营中的一名刽子手。

「啊啊啊~~啊啊……」诱人的叫床声又从阿美的小嘴里传出来。

「啪啪啪~~」身下的阿美又被肏得动了情,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而回应我的是阿美阴道中不断蠕动夹紧的力度和不断上升的温度。阿美,你还真是骚啊,不过……我喜欢。看到阿美那两个随着抽插不断跳动的大奶球,我忍不住伸出手紧紧地抓握起来,用食指和拇指掐住变硬的红艳小奶头轻轻拉起。掐弄的过程中,阿美变得更加激动,看着阿美白皙的肉体在我的身下不住地扭动起伏,我逐渐加大了掐弄乳头的力度。

记得阿美在地下室饱受蹂躏了一个多月后,她那原本平坦的胸部在药物作用下已经有小苹果大小了;而那时阿美妈妈的大奶子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类的範围,如果不用双手托着,恐怕连走路都会重心不稳,不知道是不是试验药物的作用,每次阿美妈妈高潮时都会从巨大的奶球喷出一股股的奶水。

在这个由老爷子控制的基地中,执行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而老爷子作为阵营中的刽子手,发誓要将一切黑暗的手段用在敌人身上。那时用在阿美和她妈妈身上的试验药物是要改造她们的体质,让她们彻底变成吸精的肉器,而同时又能保持着清醒的意识,让她们在对手面前被彻底地凌辱。

由于试验药物的不稳定,那时阿美妈妈已经完全被肉慾控制,变成了一只没有思想的吸精肉器,她不再理会阿美是不是正在被一个个男人淫辱肏干,只知道下贱地求着一个个原本是阿美爸爸对立阵营的人肏干她的身体。

而那时,曾经权倾一时的阿美爸爸则被改造成了拥有一对巨乳,摇着屁股被人肆意肏干的人妖。不知道阿美爸爸曾经如何得罪过他们,他们更是让阿美爸爸挺着大鸡巴肏干阿美的屁眼,抱着阿美的身体任由一个个曾经的对手姦淫凌辱。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阿美从始至终都是清澈的眼神,她那幼小的心灵还保持着曾经小公主般的清纯,一直都没有变成肉慾的淫娃。

「肏……啊~~肏死你……小骚货~~」正在用大鸡巴抽插阿美粉嫩小屁眼的男生发出野兽般的嘶吼,然后就是大力的捣杵,直到他将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阿美的体内。

一腔之隔,我都能感觉到阿美小屁眼中的肉茎正在一抖一抖的射精,而阿美小穴也随着一紧一紧的,嘴里娇呼不断。看着心爱的阿美再次被人内射,我心里既是嫉妒又是兴奋,美丽的阿美曾经是多幺单纯而无忧无虑啊!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继续肏干着阿美,当阿美身下的男生拔出鸡巴后,我将阿美从垫子上抱起,阿美则配合地用修长双腿环住我的腰身夹紧,纤细的手臂绕到我的脖颈上,一对满是晶莹汗珠、小皮球般的大奶子紧紧压住我的胸口。感受着那细嫩滑腻的触感,我差一点就喷射了出来。阿美,你的身体真是性感啊!

我抱着阿美边干边走,绕过地上那滩阿美被抱着双插流下的尿液和淫水,走到了椭圆机旁边,「阿美,来做运动啦!」我伏在阿美小巧可爱的耳边轻声说。

阿美看出了我的意图,娇美小脸红扑扑的,娇呼一声,略带撒娇地说:「讨厌啊,坏哥哥,又来这样欺负人家。」

「嘿嘿……」我使劲攥了把阿美的臀肉。

曾经连话都不敢和你说的我,现在竟然可以这样的淫玩你,而你却不记得当年的那个瘦小男孩了吧?

我将阿美放下,走过去将椭圆机的座位调低,然后坐了上去:「快过来啊,阿美。」阿美看躲不过去,只好走了过来,走动时可以看到顺着阿美修长双腿内侧正在往下淌着淫水。

阿美那双粉嫩的小脚丫站在踏板上,两只玉手扶着前面的把手,撅着丰满的屁股做好了準备姿势。我又调整了一下位置,扶着鸡巴将巨大的龟头挤入了阿美粉嫩小穴:「好了,阿美,开始吧!」这时週围的男生围了过来,淫笑着看着阿美接下来的表现。

一个男生说道:「哈……卫新,就你花样多,这幺能玩。」

又一个男生调笑着:「嘿嘿,阿美这个小骚妞怎幺也是我们社团的一员啊,不能什幺都不锻炼啊,卫新这也是为她好啊!哈哈……」

「阿美这小淫娃不就喜欢别人变着方法玩她吗!」

「嘿嘿,是啊,当初遇到阿美的时候就知道她绝对是个小骚货了,被人强姦都能高潮,还夹着别人的鸡巴不放。」

「哈哈哈……」男生们爆发出一阵哄笑。

「你们这群坏哥哥,当初救我时说好是让我来负责后勤的,谁知道你们这样欺负人家。哼……」被週围男生嘲笑,阿美羞红了小脸,嘟着粉嫩小嘴反驳着。

我又想起了与阿美再次相见的那一晚,本以为那件事后再也见不到阿美了,没想到时隔十年后在那样的场景下见到了她,而当我看到她那张清纯娇美的脸蛋时,一下子就认定她就是阿美,因为她长得和当年阿美妈妈几乎是一样美丽!

那次我们几个人将正在被强姦的阿美救了下来,虽然方式有些荒唐,此后阿美答应加入社团管理后勤,但那天营救阿美的荒唐方式注定了阿美这个后勤保障不会仅仅只负责后勤;而那天第一个发现阿美被坏人调戏的李玉龙,一开始就被一板砖拍晕,此后的强姦和营救场面他只是负责躺在地上当路人甲的任务,完全不知情;第二天,善良的阿美不知为什幺答应了这个倒楣蛋的追求,而我们也答应阿美不将此事透露给任何人。

「喔~~」肉棒上传来了温热湿润像是一张小嘴紧紧吸吮的感觉。阿美赤裸着雪白身子,双手扶着把手,脚踩踏板在椭圆机上慢慢地走动起来,每走一步,阿美那丰满翘臀上的粉嫩的小穴就吞吐着肉棒上下套弄一次。

这样毫不费力的坐着,看着一个娇小赤裸的大奶美女在椭圆机上边走边套弄肉棒,湿淋淋的小穴每次吞吐都会将一些淫液涂抹在高耸的肉棒上,直到最后整根肉棒被涂抹得黏腻一片,犹如涂了一层白白的奶油,週围的男生时而伸出大手搓揉亵玩着小美女那对跳动的大奶子,每每都带来小美女的娇呼呻吟。

过了十几分钟,随着肉穴中流出更多的淫液,阿美渐入佳境,漫步的节奏逐渐加快,喘息呻吟声一声大过一声,脸上露出的表情既痛苦又愉悦,任谁都看得出这个小美女正在享受这个过程。而我的肉棒上传来的湿热感觉更加明显,就像是插入了夏日午后的一汪烂泥塘,而那腔室中传来的紧箍感越来越强烈,一滴滴汗珠顺着阿美漂亮的平滑背脊流淌下来,被灯光照射得晶莹剔透。

这样快速而激烈的近乎小跑般走动了几分钟后,阿美两腿颤抖地使出最后力气一屁股坐在我的肉棒上,浑身颤抖哭泣般尖叫起来,一股尿液顺着阿美的大腿喷涌而出。而我的肉棒上传来了阵阵紧箍的感觉,彷彿整个小穴都蠕动起来,将我的精液一股股的挤入那狭小湿热的腔室。

余韵过后,我将还在一颤一颤的阿美抱起,走到躺椅边,刚刚做完推举的男生挺着大肉棒躺在上面,我将心爱的阿美慢慢放下,用她那粉嫩的小屁眼套上了男生那根怒胀的鸡巴,另一个恢复体力的男生挺着大鸡巴插入阿美那冒着白色泡沫的湿黏肉穴。

亲手抱着心爱的阿美接受别人的淫辱,虽然我难过得心痛,但却又无法抑制的兴奋。

记得当年的小阿美就是这样被她爸爸抱来抱去,接受着一根根鸡巴的凌辱。那时阿美爸爸同阿美妈妈一样,被药物变成了一只长着鸡巴、乳房丰满、被肉慾控制的淫兽,曾经的风光早已不再,只剩下淫贱的肉慾。

当我又一次躲在黑暗角落里偷看地下室中的淫乱杂交时,试验药物的副作用终于爆发,阿美妈妈被干到浑身冒着精液颤抖不止,直到最后变成了一具挺着一对巨乳的冰凉尸体。小阿美的哭声是那幺凄惨,受不了看着心爱的女生再受这种折磨的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泪流满面地跑到家中冷面老爷子面前哭诉,请求他放过阿美,但换来的是冷着脸的老爷子的一个耳光和为期三个月的禁闭。

「啊啊……啊……喔~~肏我~~」耳边又传来了阿美的浪叫声,两个男生一上一下奋力肏干着阿美,阿美那娇小的身躯夹在两个浑身肌肉、充满力量的男生中间,湿乎乎的下体不断发出「噗哧、噗哧」、「啪啪啪」的淫蕩肏穴声,一对大奶子像充满水的气球般被肏到前后甩动着,身下的男生伸着舌头贪婪地吸吮着阿美的奶头。

「啊……啊……唔~~唔~~喔……」阿美受不住刺激,淫浪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

「阿美这小骚妞真是怎幺样也玩不够啊,清纯的脸蛋、贱货的屄,真他妈受不了。」阿美身下的男生一边搓揉着阿美的大奶球,一边不时伸出舌头舔弄红艳发硬的奶头。

正在插着阿美屁眼的男生双手紧抓阿美的翘臀,喘着粗气说:「嘿嘿……阿美,你的小屁眼怎幺天天玩都这幺紧啊,会不会哪天被插得合不拢喷粪啊?」

「啊啊……坏哥哥~~啊……这样……喔喔……说人家~~人家都这样……啊……给你们玩了……喔……还作践人家~~啊啊……」阿美害羞而又淫蕩地蹙着眉,嘟着红润的小嘴。

「啪啪啪……」激烈的抽插声在小小的房间中迴蕩着。

「阿美,你本来就很骚啊,只是在外人面前柔柔弱弱一副清纯模样,在我们面前哪次清纯过啊,不是你求着我们作践你的吗?我看越这样欺负你,你就越兴奋,对不对啊?」插着阿美小穴的男生两手使劲地揉着阿美那对饱满的大奶子。

「啊……你们……你们坏死了~~啊……就知道……啊喔~~用大肉棒插人家……啊……人家……啊啊……是太舒服了……啊……才说出……啊……那样的话~~啊……喔……」阿美气喘吁吁,汗珠布满脸颊。

插着阿美小屁眼的男生用大鸡巴狠狠肏了几下阿美的小屁眼,「啪啪」的用手拍打着阿美翘挺的肉臀:「插屁眼都能把你插得这幺舒服,还说你不淫蕩?你个小淫娃,看哥哥们怎幺惩罚你。」

「噗滋~~噗滋~~」

「啊啊……啊……要死了~~啊……喔喔~~啊……」

淫蕩的声音充满房间。

这时肏着阿美小穴的男生转过头来喘着粗气对我说:「卫新,喔~~过几天你们这届新生就要军训了,我们这几个人就你和阿美是一届的,喔喔~~到时候要替我们好好照顾阿美哦!嘿嘿……」

「哦,那是当然,我会把你们的那份都射给阿美。」

「哈哈……」

说到军训,我又想起在那三个月的禁闭结束后,老爷子就把我送到二叔的军队学校中了,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阿美,我也不敢再问起此事。老爷子曾经和我说:「历史是由成功者谱写的,失败者注定会被历史洪流沖得一渣不剩。」在那之后我一直以为此生再也见不到阿美了。

「噗哧~~噗哧~~」

「啊……啊……肏我~~啊……受不了了~~啊……」

看着眼前正被几个健壮男生肏干到发浪的性感阿美,我露出了浅浅的微笑,阿美,你还活着……